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知识

蚂蚁金服更名为中国最大互联网公司之一

蚂蚁金服更名不久后,高调宣布上市计划,以一个科技公司的形象亮相资本市场。这个估值超过千亿美金的独角兽之王,正在…

蚂蚁金服更名不久后,高调宣布上市计划,以一个科技公司的形象亮相资本市场。这个估值超过千亿美金的独角兽之王,正在努力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定位。

撰文 | 陈大柴

出品 | 消费金融频道

当全国股民正沉浸于牛市幻想时,马云突然给资本市场送上了一条锦鲤,其手中的王牌蚂蚁集团宣布计划在科创板和港交所发行上市。该消息一出,迅速在二级市场中掀起波澜,张江高科、凤凰传媒等蚂蚁金服概念股闻声涨停。

从2015年成立至今,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蚂蚁集团一直都是各路资本追逐的目标,无论是移动支付还是消费金融,蚂蚁集团的体量和优势注定了其成为中国最吸金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有市场消息传出,蚂蚁集团IPO估值至少2000亿美元。就估值而言,蚂蚁集团已经超过中国银行、农业银行等国有大行,真正应了马云当初所说的“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蚂蚁上市后,很可能也会诞生一大批亿万富翁,据说听到计划上市的消息后,蚂蚁整层楼都沸腾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财务自由的声音。而持有蚂蚁集团百分之八股份的马云,身家也会飙涨,甚至再次登顶并坐稳中国首富宝座。

在官宣计划上市背后,我们能更清晰地看到蚂蚁集团的转型与野心。从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战略到蚂蚁金服更名蚂蚁集团,蚂蚁在踩过无数个雷之后,巧妙地选择了以小博大的战术和打法,多项主要产品相继去金融化标签,以科技角色作掩护打造独大的互联网金融帝国。

超级独角兽出笼

市场上关于蚂蚁上市的传闻其实由来已久。最早在2015年2月,成立4个月不到的蚂蚁金服就被传出计划于2016年上市,但随即被蚂蚁金服官方否认。

一年之后,蚂蚁金服完成了刷新互联网圈融资记录的45亿美元B轮融资,由于融资数额巨大惊动了整个创投领域,不就便传言蚂蚁金服打算上市。该上市传言被讨论数月,蚂蚁金服无奈之下出面辟谣,宣称当前没有上市计划。

2019年年底以来,蚂蚁的调整动作明显增多,上市消息更是甚嚣尘上。2019年12月,蚂蚁金服总裁胡晓明接任蚂蚁金服CEO,向井贤栋汇报,井贤栋继续担任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同时,蚂蚁公开宣布全面提速全球化、内需、科技三大战略。

七月初,在京东数科筹备科创板上市前后,更名后的蚂蚁集团再度传出市场消息,随后蚂蚁集团称“每次都有热心的朋友帮我们做计划,但这个真没有。”

蚂蚁集团一次次否认上市之后,突然高调官宣启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和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说明了蚂蚁集团之前的一系列去金融化的战略调整,都是为上市做准备。以轻资本的模式撬动更高市场估值,成为蚂蚁集团最佳的上市路线。

蚂蚁金服的金融版图涵盖第三方支付、理财、保险、信用风控等多项业务。其中,支付版块有支付宝、中交金卡,信用管理版块有杭州灵芝信用、芝麻信用,网络小贷版块有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基金版块有蚂蚁(杭州)基金销售、天弘基金;财险版块有国泰财险、众安在线。此外,蚂蚁集团旗下还有网商银行和6家投融资咨询类公司。

然而,以支付和消费金融立业的蚂蚁集团,究其实质,仍属于金融公司,只不过互联网色彩更加浓厚。在用户眼中,蚂蚁金服拳头产品支付宝最突出的作用是便捷支付和消费金融附加功能。

不管是联合贷方式,还是助贷方式,支付宝始终承载着金融流量变现的任务。在支付宝中,大多数支付用户被转化为金融服务的用户。随着用户在支付宝平台停留时间增加,用户通过支付宝管理的资产和负债便显著增长。

撕掉金融标签

蚂蚁集团早在2017年就想撕掉自身金融标签。2017年3月,蚂蚁金服宣布把自己定义为TechFin,而不是FinTech,打算未来只做技术,支持金融机构做好金融业务。可能当时现金贷热潮来袭,蚂蚁难抵诱惑,只是嘴上说专注Fin,公司名称并未更改。后来,最先改名的却是京东金融。

在“2020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上,胡晓明宣布,打造支付宝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当时市场逐渐感受到蚂蚁金服改名的预期。5月份,蚂蚁金服高层对外介绍中开始称蚂蚁集团,同时支付宝页面下方也开始显示为蚂蚁集团。

在宣布计划上市前,蚂蚁最终完成了工商信息变更,经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核准,蚂蚁的全称从“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改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去金融标签之后,蚂蚁集团对业务进行调整,制定了技术服务高速增长目标,逐渐降低支付服务和金融服务业绩占比。资料显示,蚂蚁集团在2016年时,技术服务占比17%,支付服务占比为65%,金融服务占比18%。其计划在2021年时,技术服务占比提升至65%,支付服务将至28%。

蚂蚁集团的技术服务主要包含微贷、保险、理财业务。在蚂蚁集团的收入机构中,其技术服务收入渐渐成为支柱,而技术服务中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为联合贷款、助贷业务。相比之下,支付服务的收入占比下降。

胡晓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2019年底蚂蚁的技术服务费已占总收入一半以上,未来五年占比将达到80%。

选择与银行等资金方联合放贷或助贷的方式,不仅能降低自身资产风险,而且能获得丰厚的技术服务佣金。这对于具有天然流量和场景优势的蚂蚁集团来说,综合盈利效益更加突出。据相关报道,蚂蚁金服旗下两家网络小贷公司业务规模大约占据了2万亿联合贷款的半壁江山。

同时,蚂蚁集团还极力调整用户对支付宝的功能认知,把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变成支付宝的标签。这一点,从“支付就用支付宝”口号变成了“生活好,支付宝”即能看出,而支付宝中饿了么、口碑、酒店出游、电影演出、生活缴费等生活场景的入口位置也被前置。

监管与估值的裹挟

蚂蚁雏形之时,马云对金融还是比较着迷。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称,马云在2013年时向他透露想开办一个贷款公司的愿望。由于浙江当时在整顿小贷公司,于是马云想从其他地区拿牌。前几个月,黄奇帆在上海高金金融研究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中表示,目前蚂蚁金服公司100亿的利润,45亿利润来自于重庆那两个小贷公司。

由于网络小贷牌照受资本充足率杠杆限制,融资比例受限,这意味着自营放贷的规模将被限制在可以看得见的天花板之下。即使通过ABS资产证券化融资,监管也会限制杠杆。随后,有消息传出蚂蚁金服将在重庆申请消费金融牌照,不过后来不了了之。

在此情况下,蚂蚁集团旗下的两家小贷公司注册资本虽然增资至120亿元,但以十倍杠杆计算,也仅仅能撬动一千多亿的贷款规模。这显然不能支撑起花呗和借呗的用户需求,以及最大程度将支付宝流量变现。

自2018年因高杠杆被监管约谈后,蚂蚁集团为降低杠杆水平,将花呗和借呗转型助贷和联合贷款。据2019年10月末财新报道,业内人士透露,包含助贷的数据下,花呗余额达2000多亿元,借呗余额近5000亿元。

利用助贷等轻资本模式,蚂蚁集团仅输出技术服务和流量,在此过程中能获得更高的毛利,同时也降低了不必要的资产不良风险。知情人士透露,蚂蚁集团金融技术服务净利润率能高达60%左右,而支付业务的毛利仅在10%-20%之间。

另外,相比自营放贷的息差收入,助贷及联合贷的规模化盈利效应明显。举例来讲,花呗2019年前三季度利息净收入5.48亿元;手续费净收入28.12亿元,花呗手续费收入约为利息净收入的5倍多。

将自营金融业务转变为金融科技业务,蚂蚁集团的估值就能在这个基础上顺理成章地从“金融行业”切换到“互联网”,而互联网公司的估值明显高于传统的金融业务。

蚂蚁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3月,支付宝在全球的用户超过12亿人,其中有超过6亿人不仅仅使用支付服务。蚂蚁集团用生活服务来锁住用户,让流量变得更加高频,然后再用科技手段链接金融服务,撬动更广阔的金融市场。

很明显,蚂蚁的去金融化转型策略比较成功,正如胡晓明所说,“以前是交易到支付是结束,现在是支付才是商业开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5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55circlehotel.com/jinrongzhishi/761.html

作者: 55财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