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知识

车载激光雷达股票代码(汽车激光雷达第一股)

Velodyne,全球第一家激光雷达单一业务上市公司。从上周三(9月30日)起,这句话出现在了Velodyne…

车载激光雷达股票代码

Velodyne,全球第一家激光雷达单一业务上市公司。从上周三(9月30日)起,这句话出现在了Velodyne公司的官方网站。
Velodyne公司上周三开始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这是美国湾区众多公司中今年第一家选择与“空头支票”公司合并上市的公司。

这家总部位于圣何塞的公司在市场上的表现受到密切关注,该公司从与总部位于休斯顿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Graf Industrial Corp.的合并中获得超过3亿美元的资金。

新合并的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股票代码为“VLDR”。周三开盘24.80美元,当日收盘时,该股跌至18.69美元,跌幅约为24%。

当日收盘,该公司的市值约为32亿美元(较高点跌去近10亿美元)。而该公司在2018年12月最后一轮融资时的估值约为18亿美元。目前,百度、福特分别持有Velodyne股份约9%和7.6%。

车载激光雷达股票代码

然而,随后几天股价跌跌不休。10月5日,Velodyne股价跌至16.23元,较首日上市开盘价跌去34.56%。

一、未来不确定性

根据最新财报数据,Velodyne在2020年上半年亏损增加,收入下降的情况下决定上市。按照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的利润计算,该公司预计在2022财年之前都不会摆脱亏损。

该公司在合并前发布数据称,预计到2024年将实现9.7亿美元的收入(其中一半将来自已签订的合同),主要是最后一公里配送、Robotaxi、机器人、驾驶员辅助系统、地图测绘、穿梭巴士和智能城市应用。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南德•格帕兰表示,预计最早将于2022年实现收入强劲增长,并实现全年盈利。

然而,大规模部署自动驾驶汽车的时间表似乎存在问题。

戈帕兰表示,在现实世界中部署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时间将从2025年延长到2028年,自动驾驶汽车服务在规模化之前将从2022年开始小规模推出。

与此同时,激光雷达领域竞争越来越激烈,包括Luminar、Innoviz以及数家来自中国的企业(镭神智能、一径科技等)都在侵蚀Velodyne原有市场,并争夺量产车订单。

“我们相信,激光雷达将是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重要传感器,”然而,戈帕兰坦言,“激光雷达的技术路线、数量和价格可能会因车型而异。”

多年来,激光雷达行业一直有很多炒作,但基本没有过多的市场数据(尽管所有人都寄希望于自动驾驶带来的巨大机会)。

过去,激光雷达初创公司都在“吹嘘”他们令人印象深刻的“独门”技术,但距离真正规模化量产却还有不小的距离。

此外,一些企业为了持续融资,都在摆出迷魂阵。

最新公布数据的激光雷达制造商是Ouster,该公司在近日一篇博客文章中宣布了4,200万美元的融资。这篇博文还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数据:有800家客户。

而Velodyne公司在过去的十年里一直被认为是行业的领导者,今年7月透露也仅仅只有300家客户。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海外市场,Ouster依靠价格取胜,而并非质量和性能。

同时,Ouster和Luminar有非常不同的进入市场的策略。后者专注于与主要汽车客户达成多年的大合同。Ouster则避开这个市场,专注于向小客户一次销售几个激光雷达。

激光雷达初创公司Luminar披露了两个数据:该公司有50个商业合作伙伴,目前在手量产订单超过15亿美元(其中包括沃尔沃汽车的量产订单)。

目前,激光雷达主要有几个典型的细分市场。一个是自动驾驶的测试市场(包括Robotaxi、无人小车、接驳车之类),价格相对较高,但需求量短期内增长有限。

第二个是为前装量产新车的高级别自动驾驶功能准备。这个市场的传感器价格一般需要保持在1000美元以下才具备可行性。

这个领域的先驱是法雷奥为奥迪A8提供的四线激光雷达,考虑到私人乘用车市场的成本约束,这是能负担得起的激光雷达。

紧随其后的,是Luminar和Ibeo。前者在今年5月宣布与沃尔沃汽车达成一项协议,从2022年开始提供车规级前装激光雷达。

后者则是宣布与长城汽车签署供货协议,从2021年开始交付一套能够支持L3自动驾驶的激光雷达系统。

此外,来自中国的激光雷达公司镭神智能在今年8月宣布与陕汽控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就车规级激光雷达的研发和应用展开深度合作,以应用于商用车前装量产项目。

而一径科技则是成为嬴彻科技量产MEMS 激光雷达供应商,供应后者干线物流的量产自动驾驶车型(2021年底量产L3重卡)。

与此同时,包括华为、大疆(Livox)几家后来者,也纷纷在成本上狠下功夫,前者此前公布短期内将开发出100线的激光雷达,未来计划将成本降低至100-200美元。

第三个是车路协同的路侧感知市场,类似于自动驾驶测试。另外还有类似机器人、测绘车等市场,前者价格竞争激烈,后者客户数量有限。

事实上,大量短期小客户的确可以让数据更漂亮,但如果Luminar、镭神智能、一径科技能够与更多汽车制造商达成协议,就能提供足够的产量,实现规模效应。

这意味着,这些企业最终可以比Ouster等企业更低的价格销售产品,从而成为规模化市场的领导者。

在这点上,法雷奥就是一个典型的成功案例。该公司已赢得来自全球四大汽车集团价值5亿欧元(约合5.64亿美元)的激光雷达产品订单,预期固定循环收入10-15亿欧元并将持续至2024到2025年。

今年,该公司的第二代SCALA激光雷达将会实现量产,并搭载至一款欧洲豪华车型。同时,也在和主机厂合作研发第三代固态SCALA激光雷达。

二、产品质量不稳定?

在市场压力陡增的背景下,Velodyne在过去几年时间掀起的一场反击战。一方面,该公司赢得了和竞争对手Quanergy之间的专利诉讼(后者已经把重心转移至非汽车市场),同时发起了另外两个对中国同行的专利诉讼。

此后,Velodyne与禾赛光电达成长期的全球专利交叉许可协议。不过,在前者的官方新闻稿中,却更多强调的是专利授权许可。

然而,这家公司也同时进行了内部的重组,包括出售起家的音频技术业务,任命了新的首席执行官(原来是公司的CTO),更重要的是进行了两轮裁员。

去年12月,该公司在中国解雇了大约一半的直销人员。同时,开始转而采取传统的代理模式,并寻求与本地一些自动驾驶公司合作,同时作为行业代理商之一。

就在今年初的第二次大面积裁员,涉及到了140名员工,但公司员工提交给法院的起诉书显示,依据法律,Velodyne应该提前60天通知被解雇员工,这违反了联邦劳动法。

该公司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同行竞争,也不是整个行业的不确定性。

今年1月,该公司在2020年CES展上推出了迄今为止最小、成本最低的激光雷达Velabit,售价仅为100美元,是专门为驾驶员辅助应用而设计的。

随后,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戈帕兰估计,在目前公司的汽车业务合同中,三分之二与驾驶员辅助系统有关,三分之一与自动驾驶汽车有关。

不过,到目前为止,Velodyne仅有的两个公开量产合作订单,一家是福特,一家是现代汽车。其中,通过与Veoneer合作交付与福特汽车签订的合同。

而福特汽车正是Velodyne的股东之一。这份订单时间点原本计划是在2018年开始到2020年陆续量产。结果,当然是打脸了。

该公司曾在2017年宣布将推出一款固态汽车激光雷达Velarray LiDAR,彼时预计到2018年进入规模化生产,售价可以达到几百美金的水平。

不过,今年初的美国CES展上,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款目标价格为100美元的短距离雷达Velabit。而Velarray的量产信息,则是披露与现代汽车的合作,但没有时间点。

《高工智能汽车》从一些Velodyne公司的员工那里得知,公司此前推出的产品,大多数都不会持久,通常会在1年或更短的时间内返回RMA(处理用户不良产品退货、换货)。

此外,公司在改进现有技术和开发任何实用的、符合规格的、可以大规模生产的新产品方面都落后了好几年。

“项目的最后期限是随意设定的,而且几乎总是延迟。”一位不具名的员工表示,自动驾驶行业已经放弃了Velodyne的技术,他们太昂贵、不可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5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55circlehotel.com/jinrongzhishi/6662.html

作者: 55财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