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知识

怎么主动股票市值被低估了(为什么百度的市值会被严重低估)

不久前,百度通过全网直播的方式,召开了2020百度移动生态大会。内容包含四大板块:万象大会主会、万象大会分论坛…

不久前,百度通过全网直播的方式,召开了2020百度移动生态大会。内容包含四大板块:万象大会主会、万象大会分论坛、文话万象、万象云集,并发布了百度今年的5个计划,分别是造星计划、百川计划、未来计划、星知计划、星辰计划。据百度官方称,这些计划更多的是面向创作者(内容创作者+开发者),建立更完善的百度互联网生态。

鉴于百度是中文领域最大的流量入口之一,目前全球用户已经超过10亿,因此承载着百度未来移动互联网战略关键一环的百度万象大会,备受关注。而关于百度市值一直远远落后于BAT阵营中的阿里、腾讯,其价值是否被低估的问题,也再度引发热议。

怎么主动股票市值被低估了

尽管百度市值与阿里、腾讯的市值相差甚远。但是同时在布局AI智能科技、移动互联网生态的百度,依然不乏看多者。更有财经专家认为,百度市值被严重低估,正是投资买进的最佳时机。

据于见观察,看多者对于百度的十足信心,是来自多方面的。

技术依然是百度核心竞争力

坊间一直流传这样的说法,百度重技术,腾讯重产品,阿里重运营。尽管移动互联网来袭后,互联网开始了一轮新的洗牌,百度依然在依托核心技术打造移动生态、构筑行业壁垒。因此,尽管其实力被资本市场低估,但是其在科学技术方面,依然是行业的霸主。

可以看到,时至今日,百度依然掌握着搜索引擎的核心技术,并且在AI智能科技领域砸下重金。百度的技术基因,也一直是其发展的根本。从最初的以”超链分析”技术为突破口的搜索引擎技术,改变了互联网最早的信息获取方式,到人工智能技术在人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应用,百度实际上已经占据了先机。

怎么主动股票市值被低估了

而且,百度在人工智能上的布局,具有一定的前瞻性。其在技术上的投入,也可谓一掷千金。早在2013年,百度就组建了AI团队,并聚集了全球大量人工智能顶尖人才,在人工智能应用落地方面的研究,也是不遗余力。

据2019年7月全球权威咨询IDC发布的《中国深度学习平台市场份额调研》结果,在接受调研的企业和开发者中,86.2%选择使用开源深度框架,而百度飞桨是国内唯一功能完备的深度学习平台,在该领域,百度也与谷歌、FaceBook、百度三者齐名,占据了市场超过一半的份额,IDC的调研结果也显示,百度飞桨的知名度,以及应用飞浆的企业开发者群体,也呈现快速增长趋势。在”2019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也宣布飞桨将与华为麒麟达成深度合作。

除此之外,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也逐渐成为了全球最强大的自动驾驶生态,甚至有人将其比喻为,无人驾驶领域的Android系统。全球知名创投研究机构CBInsights认为,百度在无人驾驶领域,甚至有望超越谷歌和特斯拉等科技巨头。

百度通过技术驱动商业的初心未变

虽然百度在其搜索引擎技术走向成熟后,竞价排名的商业化模式过于单一,也曾让百度感到焦虑。但是,从百度的战略布局到其战略落地,始终能看到其作为一家技术型公司的使命感。这种保持初心、专注前行的企业在国内也不多见。而在国内企业普遍希望通过价格战、营销战等习惯性的打法,克敌制胜的大环境下,浮躁已成常态,这种坚持也是难能可贵的。

怎么主动股票市值被低估了

只是,也许正是因为百度过于关注自身的技术发展,却忽略了商业生态的布局,所以在技术的应用层面与商业化方面,无法让投资者在短期内看到其实际效应。包括百度收购爱奇艺,百家号的内容推送也与其它主流的自媒体平台一样,偏向大众化、娱乐化方向等,无法将其科技方面的价值充分体现。因此,一贯看重营收增长指标的短期投资者,自然无法看到百度的长期价值。

不过,也有很多投资者表示,百度存在的问题只是暂时性、也并非致命的。这方面,百度在技术上的独占鳌头,在国内无法找到对标的对象,但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谷歌与其业务模式最为相似。因此,不妨将其与谷歌进行多维度的对比。

怎么主动股票市值被低估了

首先,在营收方面,2019年百度公司营收约为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十分之一,而营收增速与Alphabet相当。如果单从营收层面粗略分析,百度市值应在800亿美元左右,实际估值则与之相差甚远。而且,从百度2005年到2019年的财务数据上分析,百度在业务能力与盈利能力上并未出现根本性衰退,只是收入增长率放缓而已。

其次,从用户数来看。在用户数方面,也有业内人士对其进行了粗略测算,同样与Alphabet旗下多款产品用户数对比,百度全平台的用户数量应该介于Alphabet的十分之一到五分之一之间,即使以最低的十分之一算,对比Alphabet百度的市值也应该是800亿美金,与从营收角度估算的价值几乎相当。即使用美国炙手可热的Facebook来对比,百度的市值也应在千亿美元左右。

再次,在市场地位上。Alphabet是搜索引擎领域的全球霸主;而百度在中国也是首屈一指,无人能出其右。而从市场所在地的人口来看,百度也是可以与谷歌相提并论的。除了谷歌所能覆盖的全球化市场外,百度至少可以占据谷歌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而其市值也应在这个段位。

最后,除了搜索引擎市场外,百度与谷歌类似,都是多元化的布局,以及多渠道的营收来源。笔者也注意到,近年,百度在智能音箱、Apollo自动驾驶、AI智能化信息推送等领域都有不俗的表现。从其经营数据的增长来看,百度在营收结构方面更加健康,也更加稳固。

由此可见,百度目前遇到的问题,更多的来自于百度由技术向商业迈进过程中,所遇到的瓶颈。而百度立志于用技术改变商业的使命感,也通过其产业化布局的方向,可以窥见一斑。

百度如何才能走出市值被低估的迷局?

尽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市场在给股票定价,无外乎考虑两点。一个就是其背后公司的现在,一个是公司的未来。

从百度的现在还看,其第一季度的收入并不乐观。据百度第一季度财报公开数据,而其占应收大头的网络营销营收为人民币142亿元,同比下降19%;虽然包括爱奇艺会员服务、云服务及智能设备业务等在内的其他营收为人民币83亿元,同比增长达28%;但是总营收为225亿元人民币,同比仍然下降7%。由此可见,百度网络营销营收与总营收之间,依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诚然,百度第一季度的营收下降,与疫情所带来的的经济大环境受到冲击有关。但是,如果百度的这种营收结构无法持续优化,其面临的风险就会一直存在,疫情的影响可能只是一个必然中的偶然。

反观百度的未来前景,也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这也是市场无法给予百度股价过高的评估的原因之一。

因为无论是百度已经在布局的AI 智能音箱,还是自动驾驶汽车Apollo等等新业务,都离其商业化相差甚远,对百度的商业价值也并未产生根本性的影响,所以其前景也是资本者所担忧的。虽然人工智能是未来的大势所趋,但是其在应用层面的实际落地,经济效应还有待观察。这对于抱着现实主义的长线投资者来说,自然会带来很多迟疑。因此,其市值被低估,也是投资者信心不足的直接表现。

尽管如此,百度借助本届万象大会,在疫情之后重振旗鼓,再次吹响移动互联网生态的号角,必然会直面以字节跳动、微信为首的流量竞争,并深入移动互联网用户的腹地。百度意欲从直播、专业化内容等方向突破,也是其拥抱变化,自我革命的强烈信号、因此,也有业内人士表示,或许百度与这些娱乐型调性的平台保持差异化,走类似维基百科一样的专业化路线,能进一步巩固其移动生态的城墙,让其牢不可破。

而在这次大会上,百度副总裁沈抖也强调,百度将会加强用户端的干预,以及建立以内容为纽带的生态。并在百度移动生态内多个平台之间进行彻底打通,包括爱奇艺、百度知道、百科、文库、贴吧,以及视频产品好看,使得任何一个作者在任何一个平台上的产出,都可以在其他平台上被用户所使用。从而充分挖掘用户与内容的价值。

谈及用户,实际上,BAT三巨头中,阿里与腾讯都在C端变现上远远超过百度。百度在C端真正大规模变现,可能是从收购爱奇艺开始的。这也释放出一个信号,百度在移动生态上进行大变革后,或许会在商业模式上,凭借知识、影视版权类的产品,而打造出全新的商业模式,并进一步提升营收能力。

拥抱变化,快速转身机会尚存

2019年5月17日,原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离职,百度搜索公司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由沈抖负责。一年过去,在沈抖带领下的百度,无论是产品定位,还是内容生态,都发生了巨大的变革。百度APP上线的服务中心,分别链接医疗健康、快递服务、机票火车票预订等具有刚性需求的服务,让百度真正的形成了生态化的平台布局新局面。

据沈抖在内部会议上对百度思路的阐述,百度之所以以小程序为抓手,不断迭代百度APP,意在打破过去信息孤岛所带来的显示问题,从生态布局的角度,进行垂直内容的深耕细作。

百度近两年开始重点发力建设移动互联网生态,并非只是思路问题,更是时机问题。过去依赖各种网站的开放式模式,早已不再适应瞬息万变,APP层出不穷的移动互联网时代。而因为其平台盈利模式的局限性,让其走垂直化、精细化的路线几乎没有可能,因为垂直化的方向,其短期的营收,甚至比不上在搜索业务上的一个小小的优化动作。这也是限制百度有更大发展的根本原因之一。

好在百度通过本次万象大会,透露出了一个信号。百度将会通过主推视频、直播的方式,迎合时代变化,并在移动生态上,从两个方面搭建服务矩阵,一方面通过智能小程序,帮助创作者更深度的连接用户,实现从信息到服务的升级。除了一些服务的小程序将会进入生态以外,百家号、好看视频、百度知道等产品线也都在通过智能小程序帮助创作者构建知识连接服务的新路径。比如,好看视频的服务小程序,知识体系打造的”知道合伙人”、”知识店铺”,以及”百家号+智能小程序”的联动运营等等。都是百度积极拥抱变化,快速转身的外在表现。而呈现在数据上,则是在一些垂直领域的数量剧增。

例如,百度生态中布局的医疗健康领域,采用自建模式,在疫情期间取得高速增长。目前在线问诊日均有30多万人次,峰值超过85万。而借助智能小程序推荐商品,迷彩虎短时间内GMV增长30%,粉丝增长40%以上。

由此可见,百度除了尚未爆发的人工智能产品,其基于其移动生态下的10亿用户量,无论是在搜索引擎、生活服务,还是电商购物等方面,都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和想象空间。理论上,其市值远远不是当下的股价所能代表的。对于投资者来说,可能平台的实际价值,还敌不过市场对于企业的信心。

无论怎样,迎合时代变化,快速进行自我变革的企业,一定是最有生命力的。百度虽然在商业化层面一直有一些默守陈规,也因为其过去的一种粗狂式的运营,令其陷入守旧和创新进退两难的局面。但是,作为一家科技型企业,始终没有忘记自己通过科技改变世界的使命,也实属难得。而其未来发展带来的实际价值,可能不只是市值所能衡量的。

AI的商业化落地或将是百度市值回归的关键

从谷歌成长为万亿市值的发展过程来看百度,其强大的技术基因及打造的行业壁垒,将会在目前最为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突破。

移动互联网让一个个垂直细分的领域,以APP的方式成为信息孤岛,搜索引擎这个流量入口,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权重被大大稀释。尽管百度系的产品有机的结合,可以打造一个几乎完美的生态,但是主营业务一直来自搜索的百度,必须有一条突破传统的商业化之路。

而这条路,毫无疑问是AI,因此,围绕这种技术的战略落地,或将成为百度市值回归的关键所在。

首先,C端智能云可以作为其锁定C端用户的关键技术。百度网盘这些年异军突起,用户量及活动度不容小觑,如果其围绕智能搜索引擎、网盘、知识生态、直播生态等建造人工智能的流量生态、用户体系,其前景将不可限量。

其次,类似百度百科、百度文库类的IP资源,如果能借助人工智能及知识付费的商业模式,进行产品化的架构设计,其带来的版权收益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而百度先天的搜索数据优势,将是其进行知识付费、版权变现的一把利器。

再次,其针对B端的智能服务解决方案也将大有可为。目前,百度的技术可能更多的应用在自家公司研发的产品上。实际上,B端企业的很多刚性需求,都需要人工智能进行加码,才能高效实现。例如,基于人工智能的语音识别技术、3D体感技术等,都是一些企业的潜在需求,如果百度能在医疗、教育、生活服务等任何一个领域垂直深耕,必将在商业模式上带来新的革命。

最后,产业互联网一直是最近几年的热门。如果百度站在产业变革的高度,嫁接其无可匹敌的技术,也将能让行业的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2019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分别展示了小度智能音箱、Apollo无人驾驶技术、智能交通灯、金融服务等方面的进展。最后,他还提到了帮助超过6700个家庭重新团聚的百度AI寻人。这些AI技术的应用,都是产业互联网化的典型。

从最近几年百度高举高打,全面布局移动互联网生态的动作来看,2017年百度第一届AI开发者大会上有了那句”All in AI “的宣言,已经在逐步落地。而其在该领域的独占鳌头,以及开拓创新,必将给资本市场及股市投资者带来新的认识,也将重塑所有人对百度的信心,而其市值回归也只是时间问题。

总而言之,我们有理由相信,一直蛰伏前行的百度,依然是一支不可多得的潜力股,其未来可期。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5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55circlehotel.com/jinrongzhishi/4140.html

作者: 55财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