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知识

2020年A股迎来IPO大潮16家企业退市留下一地鸡毛

2020年,A股迎来IPO大潮。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5日,2020年A股共有386家公司登陆A股,通…

2020年,A股迎来IPO大潮。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5日,2020年A股共有386家公司登陆A股,通过IPO合计募资4614亿元,创下自2011年以来IPO募资金额的10年新高。2020年科创板募资金额高达2179亿元,位居四大市场首位。

注册制的深化之下,退市机制也在加强。

2020年,A股市场退市企业数量合计16家,包括千山药机、凯迪生态、乐视网、暴风集团等。

退市原因包括连续亏损的,也有因面值原因,还有因无法按期披露年报的。16家企业退市,留下一地鸡毛。比如,凯迪生态退市留下189.5亿债务的,也有乐视网、暴风集团这样风口浪尖的昔日明星。

冰火两重天 IPO大潮下的退市大年

2020年的资本市场极为热闹。一边是注册制带来的IPO大潮,另一边则是市场优胜劣汰下的分化。

从IPO数量看, 截至12月25日,今年A股共有386家公司登陆A股。过去10年中排名第二位,仅次于2017年的438家,同比去年的203家大增91%。已过会公司总数为586家(包括已过会尚待发行企业),其中主板121家,中小板52家、创业板201家、科创板212家。

Wind数据显示,2020年A股上市公司通过IPO合计募资4614亿元,相较2019年全年的2532亿元同比增长80%,同时也创下自2011年以来IPO募资金额的10年新高。

科创板募资金额高达2179亿元,位居四大市场首位,而主板、创业板和中小板募资金额之和也不过2435亿元。具体来看,去年中芯国际成为科创板的募资王,最终募资总额达532亿元,远高于第二名的奇安信的57亿元。

火热的上市潮的另一面,是更严格的退市机制。

自2001年PT水仙退市,迄今已有81家(不含吸收合并、重新上市等公司)公司退市,2005年是早年的一个高峰,当年有12家公司退市。

此后的2008年、2010年-2012年、2014年5个年份均没有公司退市。2015年以来,退市公司数量呈逐年增加态势,2019年全年有9家公司退市。

进入2020年,上市公司退市步伐进一步加快,迄今已有16家公司退市,超过2005年,成史上退市公司数量最多的年份。

具体看,在2020年退市的企业中,有9家触发面值退市原因,包括神雾退、盛运退、天宝退等9家,占比高达56.25%。其他7家公司中,千山药机、金亚科技、乐视网、龙力生物、保千里是因暂停上市后首个会计年度继续亏损被交易所采取终止上市措施,而暴风集团则是因无法按期披露年报。

除了被退市,2020年内共有101只A股被实施了ST(不包含已退市ST股),数量再创历史新高。数据宝数据显示,因最近连续两年亏损而被实施ST的股票有76只,占比75%。

16家被退市,半数因触发面值退市

去年A股市场上演了面值退市潮,*ST雏鹰、*ST华信、*ST印纪、*ST大控、*ST神城先后因为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股而告别A股市场。

今年,触发面值退市的仍是主流。

在2020年退市的企业中,有9家触发面值退市原因,包括神雾退、盛运退、天宝退等9家,占比高达56.25%。

2020年4月14日,ST锐电成为当年第一家因触发面值退市制度的股票。ST锐电宣布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2020年3月16日- 4月13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

回溯ST锐电的A股之旅,2011年,其以华锐风电的上市,头顶高增长的风电龙头光环,90元/股、48.83倍的市盈率登陆上交所,创造了当时主板最贵新股,一时风光无限,但此后股价持续走低。

在A股的9年中,华锐风电的业绩并不乐观,曾两度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2、2013连续两年亏损戴帽,2015、2016年连续两年亏损戴帽,上市期间累计亏损超过百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的净利润更是从上市后的次年(2012年)起一直亏损,从未盈利。

除了业绩不佳,还出现涉嫌虚增利润、陷入诉讼等问题,原第一大股东萍乡富海减持过猛让出了第一大股东的宝座,二股东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被动成为华锐风电的大股东,后其亦数度寻求接盘方,公司股价长期低迷,坑了无数散户投资者,公司股东户数常年在20万户以上。

如果说华锐风电是面值退市第一股,那么*ST刚泰和*ST金钰则是收尾。

ST金钰头顶“翡翠第一股”头衔,2010年由于玉石价格暴涨,作为行业龙头股的它,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股价一度上涨160%,被称为“疯狂的石头”。

但此后,股价亦不断下跌,2016年年报、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中,*ST金钰曾分别虚增营收上亿元,虚增利润也在1亿元左右。在2018年半年报中,公司还虚增应收账款0.77亿。

ST刚泰的主业和ST金钰颇为相近,也涉及黄金、钻石、翡翠等产品。早在2019年4月,公司就被发现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的问题,涉及金额42亿。公司连年亏损,2018年亏损11亿多,2019年亏损33亿多,今年前3个季度亏损6亿多。

除了担保问题,公司的其他风险也很多,比如诉讼风险、流动性问题、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等。

虽然刚刚迈入2021年,但新年第一家面值退市企业已经开始“排队”,最有可能的包括ST宜生、ST天夏。

持续亏损 A股容不下你

在今年退市的企业中,千山药机、金亚科技、乐视网、龙力生物、保千里的退市原因是因暂停上市后首个会计年度继续亏损被交易所采取终止上市措施。

以千山药机为例。

千山药机曾经是与东富龙、楚天科技并驾齐驱的我国三大制药装备企业之一,2014年、2015年更因基因测序、智能穿戴、高血压监测等概念而名噪一时,备受投资者追捧,公司股价2015年曾高达76.29元/股,总市值近300亿元。

2015年后,行业进入下行。千山药机也开始频频转型,先是延伸到医药用耗材,后又进入食用包装产品领域。此后更收购宏灏基因,进入基因测序领域。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千山药机因债务危机与财务造假而轰然倒下,至今未能爬起来。

千山药机原高管认为,创始人刘祥华是个有梦想肯干事的人,但是一下子进入太多新领域,而且都是在市场培育期,需要大量投入。

据证监会披露,2015年,千山药机虚构销售回款、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虚增销售收入,当年虚增的利润占当年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95.76%。

2016年,千山药机公布的净利润超2亿元,同比增长 244.33%。实际上,后来被查实,千山药机这一年虚增利润3.57亿元。监管部门查实,2017年,千山药机实控人刘祥华及其胞弟刘华山通过关联方,实际违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10.12亿元。

根据wind数据显示,16家退市公司在告别A股时,合计拥有134.36万户次股东,2020年也成为中国股市历年退市公司波及股东户数最多的一年。

其中,乐视网是波及股东户数最多的一家,其在退市时合计有280789户股东被封印。

乐视网上市时,绝对是明星企业。伴随着创业板牛市到来,乐视网股价飙涨至122元,市值一度突破千亿,成为继BATJ后第五家市值超1000亿元人民币的互联网公司。

一个月后的乐视网除权日,其总市值更是大涨至1526.89亿元(盘中高达1656亿元),一度超过了当时的万科A。

而后,随着乐视资金链危局出现,贾跃亭远走美国,繁华开始落幕——2017年,亏损138.78亿元;2018年,亏损40.96亿元;2019年,亏损112.79亿元。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乐视网的归母权益为-144.99亿元。

明星项目惨淡落幕,退市同时引爆债务危机

企业退市时,除了坑了一大批投资人,绝大多数也会引发债务危机。

去年12月16日是凯迪退在A股市场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曾经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凯迪生态落寞退场,转身却给一众金融机构留下189.5亿元债务,其中信托类债务达63.4亿元。

凯迪生态是一家以生物质发电为主营业务,兼顾风电、水电的清洁能源平台型公司。同时,还从事海外EPC电厂分包、开发建设林业资产等业务,近年生物质发电业务为公司最主要的经营业务。被称之为“生物质发电第一股”。

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由于近年大举并购令其债台高筑,根据凯迪生态12月11日《关于新增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逾期债务共计189.5亿元,欠款对象包括银行、政策性银行、信托、证券、租赁公司等,凯迪生态称,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经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措施。

根据不完全统计,凯迪生态到期未偿信托类债务共计27项,涉及十余家信托公司,共计金额达63.4亿元,将近占总到期未清偿债务总额的三分之一。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有的信托公司虽然未直接借款给凯迪生态,却在2018年6、7月份分别出借给凯迪生态七家全资子公司累计5.88亿元。

另一家明星公司暴风影音亦是惨淡收场。

当年的“科技股王,”最后一天股价收盘时又跌了3.45%,最后只剩下0.28元/每股,市值9227万元。

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的暴风集团曾被称为妖股,一度飙出30个涨停,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400亿元。

暴风内部也因此诞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66个百万富翁,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冯鑫本人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一时风光无两。

上市后的暴风科技开始了激进的扩张,布局了VR、影视、游戏、体育等多个领域,这些都是当时被认为是风口的行业,暴风科技可以说是全包了,连名字也改成了暴风集团,显示自己强大的信心。

不过糟糕的是,这些投资都没有获得理想的回报,却拖垮了暴风集团的资金链,上市第二年,公司业绩就出现下滑,18年,净亏损高达10.9亿元。

同时,暴风集团的股价狂欢也未能持续太久,随着证监会开始重点打击操纵市场行为,暴风股价应声下跌,从这也可以看出来,暴风的股价一直都是虚高,是被炒上去的。

2019年9月,暴风集团创始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上海静安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随着创始人被捕,暴风的命运被定格。退市的直接原因,是暴风集团在被暂停上市后的一个月内,未能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而不能提交报告的原因,是因为没人了,财务部门都走完了。

2021A股迎史上最严退市制度

在2021年来临之际,A股迎来“史上最严退市制度”,2020年12月31日晚间,沪深交易所发布退市新规,规则自发布之日起施行。值得注意的是,正式落地后的退市新规较此前的征求意见稿的退市力度再升级,全面修订了财务指标类、交易指标类、规范类、重大违法类退市标准。

新规将财务造假考察年限从3年减少为2年,造假金额合计数由10亿元降至5亿元,造假比例从100%降至50%,并新增营业收入造假指标。

明确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均应当扣除。

明确触及重大违法类强制退市公司的相关主体,自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事先告知书或者司法裁判作出之日起至公司股票终止上市并摘牌前,不得减持公司股份。

此外,科创板同步完善退市指标和程序,深交所统一主板和中小企业板公司的交易类退市标准。

退市新规新增2类其他风险警示情形:

1.最近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财务会计报告的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2.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内部控制被出具否定意见或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或未按照规定披露内部控制审计报告。

同时,为加大对关联方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行为的监管力度,将此类其他风险警示情形的实施标准修改为:“公司被控股股东(无控股股东的,则为第一大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达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或金额超过1000万元,未能在1个月内完成清偿或整改;或公司违反规定决策程序对外提供担保(担保对象为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的除外),余额达到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5%以上,或金额超过1000万元,未能在1个月内完成清偿或整改”。

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认为,2020年退市公司数量增加,体现了A股市场市场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是国内资本市场进步的体现。资本市场形成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生态,将进一步提升市场资源配置的效率。

而伴随着新规的落地,2021年,退市将得到更严格的执行,退市效率也将大幅提升,退市数量或将进一步提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5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55circlehotel.com/jinrongzhishi/2779.html

作者: 55财经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