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知识

“创业板第一白富美”金龙机电上半年巨亏4.5亿元

7月13日,上市公司金龙机电(SZ:300032)发布半年报,上半年巨亏4.5亿元。金龙机电主营业务是线性马达…

7月13日,上市公司金龙机电(SZ:300032)发布半年报,上半年巨亏4.5亿元。金龙机电主营业务是线性马达,苹果手机的供应商,实实在在的苹果概念股。可进入2018年以来,出卖资产、出让股份、质押股票强制平仓等事件一桩接着一桩,股价不到两年前的1/10。

2009年12月,顶着温州创业板第一股光环的金龙机电上市,创始人金绍平之女金美欧,25岁即身价4亿,被誉为“创业板第一白富美”。据中证网讯,金龙机电8月2日晚间公告称,建行乐清支行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注:合计借款借款 17,300 万元),向当地法院申请对其控股股东——金龙集团进行破产清算。“创业板第一白富美”的家族企业,因何陷入破产漩涡之中呢?

一向低调的“创业板第一白富美”家族

乐清东浃金氏大宗祠

金龙机电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创始人金绍平,生于1959年5月,今年59岁,祖籍浙江温州乐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据永嘉、乐清、温州市、瓯海、平阳、苍南等地金氏几支宗裔的《金氏宗谱》记载:“其先祖刘銮公原为汉高祖三世孙中山郡王刘胜之后,也有一支于汉王莽篡位时避难而改金、刘、钱三姓,后未复姓者为金姓。为明所出称中山郡金氏。”刘字的繁体字,去卯刀旁为金,从宗族溯源上看,乐清金氏起源于刘姓。

风景秀丽的中雁荡山脚下,有一座乐清东浃金氏宗祠,是乐清当地较有名望的宗祠,5年前清明祭祖时,不小心引起火灾,去年11月底重建落成。据宗谱记载,东浃金氏始迁祖金德(慕深)公,迁居此地已600多年。东浃村是乐清金氏主要集中居住地,全村60%以上姓金,其后裔现总人口超万人。温州金氏,有几支大宗,金龙机电创始人金绍平,是否属于东浃金氏一脉,尚无考究,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温州金氏曾出现不少有名的创业家族,比如本地著名商号“金益和”的金莲初兄弟家族,其后代曾在台湾创办第一家火腿厂,另外,其家族三代在法国侨界,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股东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_股票质押式回购 证券公司_股票质押式回购风险

上市公司“金龙机电”,最早创办于1993年,2009年成功登陆创业板,号称“温州创业板第一股”,时任董事长、实控人的金绍平,于2010年荣登“温州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而在当时,金龙机电仅是金绍平家族的一部分产业,在2007年以前,这位低调的温州老板,已将主要的精力放在温州以外的项目中,比如在山东、河北等地做地产;另外,在温州、重庆等地还与人合伙创办两家造船厂,在天津还有一家五星级酒店。

参加上市路演时的金绍平

“金龙机电”上市时,金绍平家族旗下的数家制造业公司,均与3G和数码相关产业。据说,金绍平的个人信条是“办法总比困难多”,与手机产业链勾连后,曾在深圳运营一款“乐派”手机,也在市场上激起一泓涟漪。

2015年4月,以生产线性马达等产品闻名于业界的金龙机电,是苹果、三星、华为等著名手机厂商的重要客户,也被誉为创业板“白马股”,当月股价最高冲上70多元/股,倍受投资者的追捧。

事实上,上市当年,《中国经济时报》曾指出,金龙机电这只“高价王”,存隐患重重,并有二方面的质疑,一个是核心客户订单变动大,当时报道主要指金龙机电的大客户欧莱雅的订单变化非常快,“与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所强调的稳定核心客户有冲突”。有证券分析师认为,微特电机在手机领域的市场基本被国外厂商占据,而当时的金龙机电,如果打不开这个高端消费品市场(比如与欧莱雅的合作),未来的增长前景可能会大打折扣。可路演时,董事长金绍平以公司的机密,不便外泄,回避该问题,时任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金美欧,也就是金绍平的女儿,也回避该报记者的电话采访。

金绍平之女,原金龙机电董事兼副总经理金美欧

金绍平之女金美欧,是位80后美女,出生于1984年,2009年12月金龙机电发行时,当时年仅25岁的董事兼副总经理金美欧的身价达到了2.92亿元,系当年已披露年龄的创业板亿万富翁中年龄最小的,故有“创业板第一白富美”之美誉。

股票质押式回购风险_股东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_股票质押式回购 证券公司

此前,金美欧除了出任金龙机电职务外,还是皇冠维多利亚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金欧微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金龙船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可当时媒体另一方面的质疑,就是金氏家族一股独大的问题。当时,金龙机电第一大股东是金龙控股集团,实际上就是金绍平家族控制的公司,持有76.22%的股权,第二大股东是金绍平之女金美欧,第四大股东是金绍平的妹夫黄永贤,发行前,金氏家族实际控制了金龙机电93.46%的股份,即便发行后股权稀释,家族控股也高达70.08%,舆论担忧:像这样一股独大的家族式企业,上市后极容易发生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现象。一位分析师称,控股股东——金龙控股集团77.28%的资产负债率,对金龙机电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地雷。如今看来,真是一语成谶,不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控制权,是家族企业的命门,企业的控制权被家族成员或准家族成员(如亲戚等)把持,并非一定会阻碍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所谓的“去家族化”,并非单指控制权(所有权)方面,更在于企业管治体系的制度、规范。当企业到一定规模(尤其是上市,成为公众公司),必须通过现代管理机制和治理体系,用标准化的程序,吸引各种人才,为之后的快速成长打下了组织基础。

命悬破产一线,岂能怪银行逼宫讨债?

金绍平(左)

“2009年,他(金绍平)和他的企业在中国的资本市场上为浙江、也为温州争得了荣誉。一向低调的他,从让中国证券监督管理部门认识到企业成功上市,仅仅用了108天。”

——张震宇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 评委

股票质押式回购风险_股票质押式回购 证券公司_股东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

以上这段,是金绍平获颁“温州十大年度经济人物”的颁奖词(部分),时间是金龙机电上市的第二年,对企业上市,当时的金绍平也谈了一些感受,比如“这些不用付利息的钱果然烫手”等等,也是蛮清醒的!

如今,也就8年的光景,家族企业金龙控股集团已命悬破产一线,一切该归因于银行逼宫讨债吗?

一、代际交替不畅,二代接力出问题。

上市后,金绍平曾在受访时说,自己从2007年开始就干温州项目之外的事,(干什么事,下一部分再接着说)与之同时,他也谈及自己女儿和儿子从事的事业,也可以视为二代接班的布局。金龙机电上市后,女儿金美欧因持股,自然也就露富于外,不过,金绍平颇为得意地说:“我们也有保护措施的,比如网络上到处流传的那张照片就不是她。”当时,记者问及“难道那是你们故意放上去的?”,金绍平笑而不答,把话题转到了别处。

可不可以如此理解,网上留下的其女儿金美欧的照片,不少是“造”出来的,甚至与同名的韩国第一名模金美欧混在一起。也就是,所谓的创业板“第一白富美”,可能有意为之。要知道,金美欧此前是上市公司金龙机电董事兼副总经理,同时也是金龙控股集团旗下金欧微电子等企业高管。低调本身不是什么错误,可清晰的信息披露也是衡量企业治理水平的一大因素。

金绍平(右)

当时,金绍平还透露,女儿安排在上市公司,儿子则在产业链的下游——深圳的手机企业里;并称他已早早布局。二年前,,坊间传出金美欧被“通缉”在逃的传闻,令昔日创业板“第一白富美”被推上风口浪尖;比如,温州当地自媒体“温州百晓生在线”早于2016年9月,就把本地论坛所谓的金美欧涉嫌挪用公款5100万外逃被通缉的“在逃人员登记消息表”,发到网上了。

所谓的“金美欧事件”, 乱象丛生,连金龙机电也发了澄清公告;另外,2017年1月8日,乐清当地媒体也电话连线了金美欧本人,金美欧在电话里表示,近期自己一直在温州家中悉心照料两个年幼的孩子,并未出国。至于网上有关其刑拘在逃,挪用公司5100万元资金的传闻,她表示并不属实。“在家带娃”,照道理那个“通缉令”风波是该平息了,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当地媒体报道“现身回应”第二天,也就是9日,《华夏时报》却报道称,“2016年12月5日,也就是金美欧提交书面辞职报告的当天,金美欧曾在上海被抓”。

股票质押式回购风险_股票质押式回购 证券公司_股东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

据今年的半年报,金绍平仍是上市公司金龙机电的实际控制人,通过控股股东金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金龙机电9.97%股权。另外,其女儿金美欧,直接持股比例为3.91%。不过,今年5月董事会改选时,金绍平已不再担任董事长,新的董事长兼董秘为30岁的黄磊,与金氏家族已无关联关系。黄磊,生于1988年,曾先后任职于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研究所、浙江永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车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有媒体称,其背后是台州资本。

目前,金龙机电高管层里,金绍平之子金士特,尚留有董事一席。金士特生于1985年,小姐姐金美欧一岁,此前在金龙机电任市场总监助理、市场部部长等职务,2015年4月获任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其姐姐金美欧,则于2016年12月5日辞去公司董事及副总经理职务,若依《华夏时报》披露的资讯,也是“仓促”决定的。

好的传承,是家族企业成功的强大基因,可并非一蹴而就。对于二代接班,金绍平虽早早布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二代管理、接班等治理问题,并非等时间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之事。一个成功的接班人,是需要企业家精神、企业成长策略、工作伦理、企业治理等多方面培养的。

金绍平(右1)在子公司向来宾介绍企业情况

二、股权质押是一把企业生与死的双刃剑。

很多人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其“第一卷”讲了剩余价值的一些理论,“第二卷”则侧重谈了资本流转,里面包含着许多经济学方面的理论,比如杠杆等。企业上市,就是进入资本市场,资本原本就是一个挺中性的词汇,通俗而言,可以把它理解成钱,或者是一种资源,也有人把它当成一种工具。

资本的分类,可以多种分法,其中可分为“权益资本”和“债务资本”。怎么理解呢?举个例子,你做投资,手上有一千万的钱,那就叫“权益资本”;可又向银行,或者找民间借贷等渠道借了一千万或者更多的钱,就形成“债务资本”;那“杠杠”又是什么?把你的债务资本除以权益资本,所得的比例就是“杠杠率”。从理性角度,资本的基础来源于信用,基础若是牢靠,杠杠倍数越大,可能赚得越多,可一旦基础不牢,那就“地动山摇”,甚至死路一条。

据媒体披露,金绍平把持的金龙控股集团,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股权质押和解押的频率相当高,也从一个侧面印证,其资金流已非充沛,甚至有枯竭的可能。今年2月27日,上市公司金龙机电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金龙控股集团正筹划公司股权转让,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的变更。(推理一下,若是一般的缺钱,岂可让控制权出让别人呢?)

股票质押式回购风险_股票质押式回购 证券公司_股东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

金龙控股集团董事长金绍平

3月14日,金龙机电的投资者说明会上,董事长金绍平在回复投资者问题时坦承,目前资金面临紧张。另据报道,长城证券与金龙集团于2017年2月14日进行了金龙机电股票质押式回购初始交易,质押股数为1290万股,到期日为2018年2月13日。可时间到了,金龙集团已构成逾期违约,未按协议规定完成购回交易。

今年以来,很多因债务问题“爆雷”的上市公司,均是股票高质押率的企业,一旦风吹草动,特别是监管力度的加大,股价下跌又引发质押强平、银行讨债等一系列连锁反应,“股权质押”这颗“定时炸弹”也就被引爆了;因此,家族企业要清醒地意识到,股权是企业治理的基石,以“股权质押”放大杠杠倍数,虽是一种常见的融资手段,可也是一把“双刃剑”,事态严重的话,也是企业的“绝命刀”!

金绍平的困局,“股权质押”只是一个表象,也可以说是“债务缠身”的一种化解风险路径之一。一年多以来,金绍平陷入内忧外患当中,一方面,因股东间的股权纠纷,导致自己的千金被“通缉”,而另一方面,外患来自于盲目的并购及投资。一段时间以来,金龙控股集团启动了多起并购,比如对天津东方环球影城的投资,又一连串并购了无锡博一光电、深圳甲艾马达等。

据“浙股”等透露,2013年后,股东吴建华等人与与金龙集团及金绍平打起了旷日持久的诉讼,最终引发了金美欧被“通缉”事件。不仅令金绍平家族“元气大伤”,对商誉的伤害更显而易见。商誉,是企业资产,也是家族治理及个人声誉的“权益价值”,马虎不得。

一波说 传承在中国(102)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举报/反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5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55circlehotel.com/jinrongzhishi/2093.html

作者: 55财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