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金融知识

科创板作假公司(科创板多家企业财务造假)

文字|科创财经汇 吴傲寒 编辑|林奇 5月6日,上交所官网显示,锦州神工遭到上交所问询,质疑锦州神工为何会出现…

科创板作假公司

文字|科创财经汇 吴傲寒

编辑|林奇

5月6日,上交所官网显示,锦州神工遭到上交所问询,质疑锦州神工为何会出现技术人员薪资水平如此低下。

作为一家生产半导体级硅棒及硅片的科创企业,锦州神工十余名核心技术人员平均年薪则仅3万出头,也就是说,每月税前收入约为2500元左右,相当于锦州本地保姆的工资水平。

这已经不是第一家因为核心技术人员薪酬过低而被上交所质疑的科创板企业了。

不久前的五一假期,上交所披露了2批合计15家科创板企业反馈问题及回复。

其中,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容百)因在招股书中披露核心技术人员年薪仅1.45万元而被上交所问询。

在此之前,北京国科环宇、江苏联瑞新材料也等都因此遭到质疑。科创企业的技术人员薪酬甚至低于当地平均工资,这是“财务造假”还是根本不重视技术?

对此,一位投资基金的投行部总监对《科创财经汇》表示,“企业存在上述情况,一般而言会主动规避或在招股书中明确说明,一旦被上交所问询,会令人认为有很大的财务造假嫌疑。”

核心员工年薪1.45万

据上交所公布,已有100家企业提交招股书,筹划在科创板上市。

截至5月7日,上交所已经问询82家企业,平均每家40多个问题,重点集中在股权结构、核心技术、业务情况、公司治理和独立性等多个方面。在上交所的问询和相关企业的答复中,申报企业存在的各种问题也不断的暴露出来。

宁波容百的招股书显示,身为企业核心技术人员之一的陈明峰,拥有十数年的工作经验,历任宁波容百原关联企业宁波金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金和新材)的研发工程师、研发技术部经理及研究院总监,入职宁波容百后,既不持有该公司股份,亦不存在从关联方领薪的情况,职位为“研究院前驱体与再生资源研发中心总经理”,其年薪却仅为1.45万元。

对此,宁波容百回应上交所称,“陈明峰 2018年度在公司及关联企业领薪较低,主要系其于 2018 年 12 月入职,仅领取了当月部分薪酬所致……”

除此之外,宁波容百招股书内容表述与实际情况仍有很大出入,其招股书中明确注明,核心技术人员不存在与宁波容百及其业务相关的对外投资。

然而据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陈明峰出现在了宁波金和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持股比例为0.11%。另工商资料显示,宁波金和新材为宁波容百的原关联方,前者曾持有后者18.26%的股权,并且二者业务有很大重合,都是以“锂电子电池正极材料为主业”。

上述情况,宁波容百并未在招股书中说明。

技术人员薪酬与保姆相当

锦州神工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州神工)同样出现了核心技术人员领低薪的情况,且该技术人员已入职五年多,年薪却低的离谱。

据锦州神工招股书内容显示,该企业核心技术人员之一秦朗于2013年加盟神工半导体,间接持股0.07%,年薪仅为7.49万元(税前),平均月薪约为6242元。据锦州统计局2017年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市就业人员年度平均年薪为54269元,月薪约为4522元。这也就是说,身为一家科创企业拥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核心技术人员,工资水平仅仅比同城市平均薪资高了不到两千元。

锦州神工在智联招聘上发布的岗位信息显示,要求有3-5年工作经验的工程师,锦州神工给出的薪资水平却仅为2000元到4000元。

若说工资水平存在地域差异,那么在一线城市的北京也出现了技术人员薪酬极其低下的科创企业——北京国科环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据北京国科环宇招股书显示,该企业2018年度研发技术人员为169人,研发投入为970.4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5.19%,其中员工薪酬为860.38万元。以此来算,该企业技术人员人均年薪仅5.1万元,月薪为4242.5元,尚不及北京个税起征点(5000元)。况且,上述薪酬计算还是包括了10名核心技术人员的薪水,普通技术人员的工资只会更低。

相比之下,通过招股书信息计算得知,该公司的市场销售人均年薪为11.63万元,管理层人均年薪则高达69.45万元。由此可见,研发人员的工资水平在该企业几乎处于底层。

工程师的难言之隐

4月11日,江苏联瑞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申报科创板的材料显示,公司共有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其中之一的张建平于2012年加入该企业,历任研发工程师、技术工艺科主管。

2018年5月,张建平成为该企业核心技术人员,且“系公司内部培养产生的核心技术人员”。

有意思的是,张建平作为江苏联瑞新材料“生产经营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核心技术人员,2018年薪仅为16.7万元,且持股比例仅为0.04%。

如果与市场上的互联网科技企业相比,类似张建平这样的工作贡献及岗位,动辄年薪百万。

这是因为行业的区别所导致的么?

一名在北京某汽车制造企业工作两年有余的机械工程师对《科创财经汇》表示,他工作的企业校招本科应届毕业生入职工资一般都在5000元左右,之后每年一个等级,逐次以低幅度向上涨薪。

该员工还称,传统科技企业的工作都已经形成了程式化,除了拥有一定工作经验的核心技术人员,其他研发人员都是一颗小小的螺丝钉,要拿到年薪几十万是有可能的,不过“也要积累十年以上”。

事实上,已申报科创板企业中大量存在着研发人员数量和研发投入不足的情况。

如宁波容百近三年来的研发投入,均保持在当期营业收入比例的4%左右,国科环宇在2018年的研发费用不足千万,而锦州神工的研发人员则仅占总员工数的11.19%……

除此之外,已申报企业天宜上佳招股书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公司研发技术人员共26人,占总员工比例为11.35%,其中6人为核心技术人员,占总员工比例为2.62%。而福光股份的研发人员占比为仅为7.58%,为所有申报企业中占比最低的一家。

但问题在于, 这些研发投入低,核心技术人员也不值钱的企业,是打着科技创新的旗号申请在科创板上市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55财经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755circlehotel.com/jinrongzhishi/15127.html

作者: 55财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